薄荷在1998

爱这光芒万丈的每一天

没有处理过的照片,昨天的华科

夜色不可说

世人谓我恋长安,其实只恋长安某

黑云压城城欲摧

你一个猫在这里做什么哇

不过是浮光掠影

今日武汉

对不起我先笑为敬

这是在干嘛呢